新冠病毒起源或与澳大利亚森林大火有关

20-07-26

Permalink 19:26:05, 分类: 碧波蓝天

新冠病毒起源或与澳大利亚森林大火有关

最近,我在北京拜访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文化杂家,他的认识独到又深刻,认为新冠病毒起源与澳大利亚的森林大火或许有关。


他说,2019年9月至2020年3月底的澳大利亚森林大火震惊世界,烧毁了58000平方公里的森林,相当于澳大利亚森林总面积的21%。这场大火,还烧死了5亿至10亿只动物和数百万只甚至上千万只蝙蝠,使许多蝙蝠失去栖息地。惊飞的蝙蝠大批飞入人类社区,导致蝙蝠泛滥成灾,它们就像是大爆炸产生的碎片,狠狠地击中了我们人类!

他介绍说,澳大利亚的蝙蝠种类很多,在75种至100种之间。其中还有一种叫作黑狐蝠的巨型蝙蝠,英文称black flying-fox,翼展达1—1.6米,这次大火之后也大量飞入了居民区。

他说,蝙蝠是大自然中最好的飞行器之一,飞行机动性能和持续飞行能力都很强,即使是一般的蝙蝠,每小时也能飞15公里,有时能连续飞行10小时。在受到惊吓情况下,它们有可能一口气飞行150—200公里,经过休息还可以飞得更远。黑狐蝠的远程奔袭能力则更强,能以每小时35至多40公里的速度飞行,从营地到捕食区的路程超过50公里,一次持续飞行能达到数百公里。这意味着,逃离栖息地的蝙蝠扩散范围非常之大。

他说,我们可以把受到惊吓的蝙蝠惊慌飞离家乡的过程,理解为一场巨大爆炸所产生的弹片爆飞的过程。如果做成动漫的话,就看得更清楚了。

他强调说,这些因森林大火逃离家园的大量蝙蝠中,有可能有以前人类未发现的蝙蝠新物种。所有这些蝙蝠惊逃的直接后果是,蝙蝠与人类之间的安全距离,以及蝙蝠与其他动物之间的传统距离,被突然间破坏了,被一下子拉得很近,近到了互相威胁生命的程度!

他说,这些蝙蝠入侵到人类社区,抢吃家禽和牲畜的饲料,在上面留下了唾液,到处拉屎,污染了许多饮水池和游泳池。而蝙蝠留下的那些唾液和粪便里面,以及在居民地大量死亡的蝙蝠尸体中,就存有大量冠状病毒!

他还说,森林大火还焚烧了大量蝙蝠以及蝙蝠窝穴、蝙蝠粪便,产生了充满毒素物质的奇特烟尘或气溶胶。被烈火烧焦、烤过的蝙蝠尸体和粪便中,病毒可能发生了某种突变或奇变,导致对人类的危害性更强。

他强调说,去年9月至今年3月发生的澳大利亚森林大火,是当今世界上发生的,蝙蝠与人类、蝙蝠与其他动物突然拉近距离的最大,也是最严重的一次生态危机和生物灾害事件。对此,人们关注得并不够。

他说,发生突变的蝙蝠病毒或蝙蝠新物种身上的病毒,可能就是新型冠状病毒。蝙蝠携带这种病毒接近了人类,将病毒通过禽畜、宠物或其他动物传染人类,也可能通过污染水源、食物和抓伤、咬伤人等途径,以及森林大火产生含毒气溶胶的方式,直接传染了人类,创造了新冠肺炎"零号病人"。

感染不久的"零号病人"可能从澳大利亚去了美国,而且可能首先去了夏威夷。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在美国和澳大利亚的新冠病毒患者中,A型病毒,也就是最原始的人类新冠病毒基因组更为常见的原因。英国剑桥大学的研究人员将A型病毒视为第一代新冠病毒,认为它距新冠病毒的"祖先"最近。

他说,澳大利亚人或去过那里的华人,并未直接将新冠病毒带到中国,因为在去年10—12月间,中国没有致死率很高的"流感",即没有疑似新冠肺炎病例,而且武汉的新冠肺炎患者感染的主要是B型病毒,属于"毒二代"。而在去年10—12月的时候,美国正好爆发流感,死亡1万多人,其中有许多患者的症状与新冠肺炎病例高度相似。

他说,当时,澳大利亚之所以没有首先爆发新冠肺炎疫情,主要与澳大利亚地处南半球有关。10—12月份,澳大利亚正由春入夏,阳光毒辣,气候炎热,这些都不利于新冠病毒生存和传播。而此时的美国则正好由秋入冬,阳光温和,适合新冠病毒生存扩散。

这样,新冠肺炎疫情在澳大利亚就被气候因素暂压下来。这个特点具有很大的隐蔽性和欺骗性,把一般人的视线都引开了,而"凶手"真实的"作案"轨迹却隐藏了下来。

他说,其实,2019年澳大利亚的流感也很严重,到9月底,当地感染流感的人数已达27万人。而澳大利亚权威部门判断,实际感染人数可能为此10倍;流感死亡人数约为500人,实际死亡人数可能达到5000人左右。这其中在10月以后患病或死亡者,很可能也同样夹杂着新冠病毒感染者。

他说,"零号病人"甚至整个感染第一代新冠病毒的患者,可能起初都是无症状或轻症状的感染者,并且这种病毒在初始阶段可能传染性、致命性不强,甚至潜伏期也更长。这样,人们就很难立即发现这种疾病和这种病毒,直到它已经变异为第二代的时候,才突然呈现出可明显辨认的种种特征,具备了惊人的传染性和攻击性。

他强调,新冠病毒的"祖先"很可能就在澳大利亚,澳大利亚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与新冠病毒的同源性、相似性不仅很可能最接近,而且很可能就是同一病毒,新冠肺炎的"零号病人"极可能诞生在澳大利亚。

如果国际卫生组织调查团对澳大利亚去年9月中旬以后患流感的人员进行抗体检测,或者对在去年9月中旬以后死于流感的澳大利亚患者进行验尸排查,再去那里调查核实火灾之后的蝙蝠病毒情况,很可能会有惊人的发现。

他说,英国剑桥大学研究团队的"三代新冠病毒进化理论"最接近事实真相,但可惜它还差最后的0.001米。捅破这层窗户纸,既要重视线性分析方法,也应重视非线性方法,更应借助"思想的闪电"。

他总结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全世界的医学专家一直在苦苦寻找新冠病毒源头,想找到蝙蝠等动物身上的病毒与人类之间的中间宿主。但他认为,作为中间宿主的动物恐怕不易找到,因为它既可能是某一种动物,比如家禽、牲畜、宠物或穿山甲,但更大的可能是澳大利亚的森林大火,是它用神奇的灾害事件方式和生物化学方式,瞬间打破了动物与人类之间的界限,跨过了"卡佩蒂峡谷"(澳大利亚最大的峡谷,英文叫Capertee Valley,位于澳大利亚这次首先发生森林大火的新南威尔士州,因其坚固的地形和高耸的砂岩悬崖而闻名,用它来比喻动物病毒与人类疫情之间的那段较大鸿沟),完成了动物病毒向人类疫情的惊人一跃!

他说,他的这个猜想,或许能够帮助科学家们解答那个使他们大惑不解的问题,即:自然界的病毒是怎么转化为人类疾病的?这个过程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他重复强调,当蝙蝠突然失去栖息地后,就可能打破常规飞越"卡佩蒂峡谷",以超乎人类想象的方式去侵犯人类。

他补充说,由于澳大利亚森林大火持续燃烧了近半年,所以在这期间,它可能不是一次,而是数次重复性地制造了多个新冠病毒"零号病人"——这也可能是新冠疫情这场"大火"在世界范围迟迟扑不灭的一个原因。

他介绍说,此次澳大利亚森林大火,还直接导致东非气候异常,并发生严重蝗灾。这场蝗灾已蔓延到中东和南亚地区,并将造成那里部分地区的饥荒。

他强调,澳大利亚森林大火与厄尔尼诺现象密切相关,而厄尔尼诺现象又与人类近二百多年来工业活动加剧、向大气中排放过量的二氧化碳和生态环境破坏严重密切相关。

澳大利亚森林大火对全球生态、气候及疫情的影响,远远超过"蝴蝶效应",它与世界上的许多灾害、瘟疫甚至国际政治、经济的混乱都有远程因果关系。对此,人类的认识还相当肤浅。

森林公园度假

森林公园度假

寻觅最美

碧波蓝天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