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日用粮

08-01-26

Permalink 20:11:55, 分类: 天地游踪

我日用粮

最近也不知是哪位仁兄的朋友老给我发邮件,倒是今天发来的资料却是指导教授李家同的文章。师父的文章永远那么平易近人,当然,我觉得给穷人不应该是给钱,教育与工作机会才是改变贫穷的手段。还是将他写的故事转登如下:

同学老张在硅谷很有成就,每次去美国一定找他去, 老张住的房子是在硅谷的好地段,在一个小山上,坐在客厅里可以看到一个山谷一个湖,湖边是一个绿草如茵的高尔夫球场。到了黄昏,另是一番景色。在硅谷,他常带我去他的俱乐部吃饭,穿西装,打领带,吃洋餐-牛排。这俱乐部餐厅的牛排奇大无比,吃一半基本上就饱了。有时,我就埋怨为什么不去小馆子吃碗面,老张说付了俱乐部月费,不去白不去,而且小馆子附近没停车场。其实这些都是借口,老张习惯了奢侈的生活,去小馆子人挤人,他受不了了。

最近,我出差美国,逢老张退休,就坐火车去旧金山,在旧金山四处闲逛,没开车不必找停车位才发现旧金山街景真美,散步走了一阵。中午开始找饭馆吃饭,看到一座天主教堂门口挂了一个写了「汤与面包」的牌子。老张带着好奇进去,发现这餐厅专门供应汤、面包和水果给街上的流浪汉吃。汤是热腾腾的肉汤,里面炖煮有相当多的蔬菜,水果是一般的水果,但也是新鲜,主食却是香味扑鼻才烤出炉的法国面包和俄国黑麦大面包。这可让我们都想试吃它一顿。

管事的修士主动邀请我们进去,他说我们也可以吃,流浪汉不用付钱,我们不是流浪汉,吃了捐一点即可。老张二话不说掏出几十元美金作为捐助,我们就坐下吃汤与面包了。吃到一半,那位修士拿出一个小喇叭,吹奏了两首歌,第一首歌是美国人都熟悉的有点爵士风味的《当圣徒来的时候》,苍劲的小喇叭乐音,我们陶醉了,这餐饭真的很满足。

吃饭时,老张注意墙上的标语「请给我们我日用粮」,老张问我这什么意思,我说这是耶稣亲自写的祈祷文。这下老张的问题就更多了,他问我耶稣讲什么语言,我告诉他耶稣所用的语言叫作「阿拉美语」,是中东地区的一种土话,至今叙利亚南部的一些小村庄里仍有人讲这种话,而且他们都是基督徒,念这段祈祷文的时候仍用阿拉美语。老张对这篇祈祷文大感兴趣,问了一大堆问题,我有的也答不出来。尤其是为什么祈祷文中用了「日」(英文是daily)这个字,我想我们每天都要吃饭,所以耶稣就用了「日」表示每天的意思,没有什么特别。

这是两年以前的事。前天才知道老张回台湾定居了。他的新居在苗栗,我立刻去找他,发现他的新居和他在硅谷的家简直有天壤之别,新家是一间公寓,没有落地大玻璃窗,也看不到什么湖和高尔夫球场。 老张太太烧雪菜肉丝面给我们吃,还有一些小菜。我是满心欢喜,因为我想起了当年他请我吃的牛排大餐,余悸犹在。吃完饭,老张忽然又洋派了起来,请我喝了一杯咖啡,他的咖啡机倒是很讲究,好像这是他唯一讲究的东西。

我忍不住问老张为什么决定回台湾过如此「简朴」的生活,老张告诉我全是因为「我日用粮」的原因。他对「日」字困惑不已,最后又去那间天主教堂问那位修士。那位修士二话不说,拉他进入一间办公室,打开电脑,找到了一个投影片档案,这个档案的名称是「我们没有我日用粮」,里面每一张投影片都是世界人饥饿的人骨瘦如柴的照片,尤其是孩子因为饥饿大肚子的照片,他看一半就看不下去了。 他说他立刻了解「我日用粮」的意义是指我们不应该向上天祈求过多的东西,只要求得每天所需要的食粮就够了,因为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人不得温饱。

老张发现自己有了太多用不完的钱,他的孩子也都争气,个个有好的职业,因此他卖掉了美国所有的地产,留下一点现金,其他都捐给了穷人,他告诉我他只需要「我日用粮」。我问他,如果你早就知道「我日用粮」的意义,难道你会只拿微薄的薪水吗?老张说薪水高,代表能力强,拿高薪,并无不对。但他认为人赚了很多钱以后,满足了他的虚荣心了,他又何必死抱着财富不放呢?他觉得他当年幸亏赚了好多钱,现在可以使很多穷人受惠,真一举两得也。

今天,我早上去望弥撒,当我念到「请你赏给我们日用的食粮」的时候,想起了老张。世界上,总有数以亿计的基督徒每天都很熟悉「我日用粮」这个名词,可是 有谁像老张那样地能解释这个名词的深沉意义呢?我敢说,我们其实早已丰衣足食了,所以我们祈求的绝对不是我们每天所需要的食粮而已,我们更懒得想有人根本没有日用的食粮。
点击(2554) - 评分(274) - 2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Maplerice

a small rice in maple country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