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夫张献忠的反人类罪》

09-05-08

Permalink 05:32:01, 分类: 历史的遐想

《屠夫张献忠的反人类罪》

“杂述与游感”之三:《屠夫张献忠的反人类罪》

在四川,经常听到一个概念叫“湖广填四川”,开始不知所云,后来才知道这是清初康熙对四川的移民政策,那么,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移民政策呢?一般概念是明末清初的战乱所致,话虽不错,如果继续细想下去,为什么仅对四川进行移民呢?有一种讲法是张献忠屠杀川人所致,我在重庆参观了湖广会馆,这里专门介绍“湖广填四川”的,可是,对张献忠屠杀川人却没有介绍,而史学界对这个问题的研究与并不太多,这大概囿于张献忠曾经是明末农民起义领袖而不忍多讲吧。
(一)史实
四川的人口从明万历六年(1578年)口三百一十万二千七十三(《明会要》卷五十)到清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估算的一万八千零九十丁(嘉庆《四川道志》卷十七),整整少了三百多万人,四川人口锐减,导致后来清朝时期长达一个多世纪的湖广填四川运动。
逐渐地,看了一些资料,才发现张献忠屠杀川人有史料依据的,故做了以下整理。
据清代修订的史料记载,顺治三年(1646年)张献忠退出成都时,绝望之下,在四川进行空前的烧杀破坏;有40万人的成都只剩下二十户居民,四川遭到毁灭性破坏,人口从至少三百万一度锐减到只有八万人。大西的官员离开成都时还有700人,同年10月20日,张献忠在盐亭县凤凰山被清军将领豪格射杀身亡时只有25人,大多被他杀死。
清彭遵泗所写的四卷《蜀碧》详细记述了张献忠在四川的残忍至极的大屠杀。彭孙贻《平寇志》记载崇祯八年张献忠焚毁凤阳,“士民被杀者数万,刨孕妇,注婴儿于槊,焚公私庐舍2650余间”。是年张献忠攻克和州,“是时杀戮惨毒,有缚人去淫其妻杀之者;有趋人父淫其女而杀之者;有裸孕妇共卜腹中婴儿男女刨验以为戏者;有以大锅沸油掷婴孩于内观其跳跃啼好以为乐者……所虏子女万千,临行不能多带,尽杀儿趋,暴残恒古未有。”当时的西洋传教士在《圣教入川记》也有相似的记载。沈荀蔚在《蜀难叙略》上说,由于清军进剿追击,张献忠乃毁成都,“王府数殿不能焚,灌以脂膏,乃就烬。盘龙石柱二,孟蜀时物也,裹纱数十层,浸油三日,一火而柱折。”部队逃到西充时,无百姓可杀,乃自杀其卒,一日一两万人。
在中国历史上,四川经历了三次大屠杀。
第一次在西晋东晋之交,蜀西豪强李特、李雄的流民起义反晋,后李雄自称成都王/帝。粗鄙无文,杀人作恶不自知,播乱长达五十年。第二次在宋元之交,蒙元灭南宋,两度陷成都,先后大屠杀。“城中骸骨一百四十万,城外者不计”。第三次就是张献忠屠四川,这次最为残酷,远胜过前两次,空前绝后。2002年成都附近某县基建,挖掘出近万具白骨,据考证便是张献忠所为。
崇祯三年(1630年),张献忠在陕西延安据十八寨起义,自称八大王。张献忠于崇祯十六年(1643年)五月攻下武昌,将楚王装进笼中投入江中。随即强迫武昌十五以上、二十以下的男子入伍,其他的不分男女老幼全部杀掉。从鹦鹉洲到道士洑,浮尸蔽江。张献忠随即在武昌称大西王,初步建立了政权。次年,张献忠带兵入川,攻陷成都后,张献忠于1644年十月十六日在成都称帝,改元大顺,建立大西政权,自称老万岁。
张献忠入驻四川后,张献忠性情凶戾残暴,将卒以杀人多少论功,杀人不分明军平民。“一日不杀人,辄悒悒不乐”,看见小孩子就蒸了来吃,看见妇女就带回军营,让部众轮流奸淫;并且将这些妇女的小脚割下来,聚成一大堆,号称莲峰;然后架火烧毁这些小脚,名为点朝天烛。据说张献忠还“喜嗜人肉,每立其人于面前,割而炙之,一举数脔。又破黄州时,拆其城,役及女子,指甲尽落,血横流,拆罢仍压之。”(李清《三垣笔记》)
在杀人方面,张献忠还搞出许多新名堂。比如他派遣部下往各府县四面出击,遇人就杀,叫做“草杀”。他还在府中养了几十头藏獒,每天集结部下朝会之时,便放出藏獒去嗅那些投降自己的前明官吏,被藏獒嗅到者立即被拉出去砍头。张献忠乐此不疲,称这为“天杀”。他自己不读书,也格外讨厌读书人,认为读书人奸诈伪善,就宣布开科举,将数千四川学子骗到青羊宫,全部杀光,尸体堆积如山。(《明史 卷309 流贼传》)
张献忠还在成都立了一块七杀碑,上面刻着他杀人如麻的理由:“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德以报天,杀杀杀杀杀杀杀!”对他来说,好杀人并不是他的责任,蜀人是自作孽不可活,他是在替天行道。1644年十一月十日,大西军驱赶百姓到成都东门外九眼桥屠杀。当刽子手将要举刀时,迅雷炸响三声。张献忠怒斥苍天道:“你放我到人间来杀人,今天为什么用雷来吓我?”命令士兵驾起大炮,对天空连放三炮。这一天,被杀者无算,尸首塞满了河道,九眼桥也因此而折断。
顺治三年(1646年),满清肃亲王豪格和吴三桂率清军由陕南入川,攻打张献忠的大西军。顺治四年(1647年)十一月,大西军被清军包围,当时张献忠正忙着在西充屠城,匆忙出城迎战,被清将雅布兰射死在凤凰山(今四川南溪县北)。一个极好享受杀人的乐趣的人终于被人所杀。张献忠死后,清朝官员到成都来接管,城内竟然找不到作廨署的屋舍,四川省治不得不改设在保宁府(今阆中县)。一直到顺治十六年(1659年),才将四川省治迁回成都。那时全川人口大约八万,十里不见人烟,成都全城居民才数十户,闾巷不存,旧街难认,到处丛莽,兔走雉飞。
张献忠死后十二年(1659年),四川温江县清查户口,全县只有32户,男丁31名,女丁23名,这都是张献忠大肆屠戮的结果(民国《温江县志》)。相传张献忠屠尽四川,并非有意污蔑农民军领袖,真是确凿不虚。连鲁迅先生也曾批判过张献忠是“专在‘为杀人而杀人’”。
公允地讲,在历代的农民起义中,所谓的历史促进其实是非常有限的,而它给社会经济财产与人民生命生活诸方面造成的破坏性甚至是毁灭性的破坏却是明显的,拔高农民起义军领袖的作用毫无必要。
当然,也有人反对这个记载,认为是清朝御用文人对张献忠污蔑。理由是:(1)张献忠死后十三年的1659年,清军才攻陷重庆,也就是说在这十三年中,张献忠余部以及四川人民和清军展开了殊死搏斗。难道这13年当中清军在和孤魂野鬼打仗?(2)四川平定后,满清统治者为了把“几乎杀尽四川人”的责任推给张献忠,就利用民间流传下来的“天生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的口碑,在后面加上七个“杀”字,而且声称这块“七杀碑”就在官署中,以证明其说词可信。而国内现存两块张献忠“圣谕碑”,没有一个“杀”字。
(二)反人类罪
按照现代人的观点来说,张献忠屠四川的行为是一种反人类罪。与张献忠的行为相似,历史上以屠杀、征服或奴役人为主要目的的侵略与专制行为都具有某种反人类倾向。
反人类罪也被称作反人道罪或危害人类罪,是一种能让整个国际社会都密切关注的重大国际性犯罪。反人类罪,也称作反人道罪或危害人类罪。1920年8月10日,协约国在签署“对土耳其和约”时首次提出反人类罪这一法律概念。但最早确立这一罪行的国际文件则是《欧洲国际军事法庭宪章》。
《欧洲国际军事法庭宪章》第6条规定:“反人类罪即在战前或战时,对平民施行谋杀、灭绝、奴役、放逐及其他任何非人道行为;或基于政治的、种族的或宗教的理由,而为执行或有关本法庭管辖权内之任何犯罪而作出的迫害行为,至于其是否违反犯罪地法律则在所不问。”在该文件中,反人类罪、破坏和平罪、战争罪一起被确定为战争罪的三大罪行。
反人类罪是一种敌视人类、敌视人类生活、敌视人类生命的罪行。其犯罪主体通常是指一个政权或者一个集团,只有它们能够有组织、有系统地对特定人群施暴,因而是一种集团式犯罪。但是,这里所谓的“特定人群”并不止于犯罪团体所圈定的特殊群体。
二战后的纽伦堡审判和东京审判,都适用了反人类罪的罪名,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在对德国战犯的审判中判决二人犯了反人类罪,而在东京审判中,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等战犯即领“反人类罪”受死。前几年,伊拉克特别法庭宣布,前总统萨达姆 侯赛因因在1982年的杜贾尔村案中犯有“反人类罪”,被判处绞刑。

Mac Song

我的思绪与情感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