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点了

07-03-17

Permalink 16:19:08, 分类: 客居人语

到点了

手上还留着医院的味道,我去看过他.

他很痛苦,脸上却微笑着,他说:到点了.

我哪里肯听那样的话,我第一次与他打茬.

小学时在课文里读他的文章,长大后,在他的家里如同在自家一样.他是一个从不与人压力的长辈.

十四年前,他第一次手术,他告诉我:我现在是断肠人了.

现在他的双腿已无知觉,他还是笑着.

他的老伴温柔地呵护着他,虽然能做得也不多,仍然小心翼翼地呵护着.

我喂他喝了汤,他的老伴喂他吃饭,他吃得很快,他吃饭一直吃得很快.

老伴说,出了院要好好写一写,两个人服侍你吃东西.

他又笑了.

老伴说,你那副前门的钥匙我拿去用一下.他说:都拿去吧.

老伴说,怎么都拿去呢?

我明白他为什么说都拿去.

我记得他长得多么体面,他也爱穿,是个美男子呢.现在他要求洗澡,要请男护士来帮手.

他今天问我:你们将来有什么打算吗?

我觉得那样的场合说将来与打算是很没有感觉的,我哑然.

更何况我已不为将来打算.

可是他还在问我怎么打算.

临别时,他的老伴说:也不谢谢人家,没礼貌.

他抱拳,我也抱拳,我说:我会来接你出院.

点击(3589) - 评分(740) - 18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病都演义

借他人杯酒,抒胸中块垒。


我的链接

逸言堂
梦溪扫叶
秋风呓语
小小摄影棚
子夜临风
墨友居
采薇陌上
正午的猫
草梅园
风之侧面
文盲鱼
麦田守望
冰语
飞龙飞鸟
池鱼之乐
时间的裂缝
温暖之城
视觉中舞蹈
禹风
西安照相
胡不归画廊
宋有财
自言自语
益虫飞飞
涉江芙蓉
我心飞扬
流浪的眼睛
石潭记
巴伊看世界
远飞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